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招商引资 > 投资向导

加工贸易下行:珠三角制造业缓慢爬坡

作者:风中的自由

发布时间:2016-10-15 14:21:06

字体:

海关总署昨日发布的数据显示,按美元计价,前8个月,我国进出口总值27663.9亿美元,增长2.3%。8月份,我国进出口总值3670.9亿美元,增长4%。其中,出口2084.6亿美元,增长9.4%;进口1586.3亿美元,下降2.4%;贸易顺差498.3亿美元,扩大77.8%。

中国的外贸发展伴随着改革开放,体量从小到大,体制从中央统管到全面放开。根据世贸组织统计,2013年中国以4.16万亿美元的进出口额成为全球第一货物贸易大国。随着贸易体量变成巨无霸,中国与其他国家的贸易摩擦日见增多,同时,欧美经济受到全球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打击后回升缓慢,期间推出的量化宽松政策更是直接拖累中国传统出口市场的增长。

贸易大国并非贸易强国,今年前8个月我国外贸更是呈现一般贸易进出口增长,加工贸易进出口下降的特点。同时,新增出口订单指数和出口经理人信心指数环比也在下降。中国外贸企业告别了入世初期的黄金时代,在薄利时代下不得不想尽各种办法,寻求供应链上的增长点,告别以往纯粹的价格竞争和以量取胜。

然而,这条路能否走得顺、最后能否破茧成蝶、华丽变身,谁也说不准。但是外贸人很清楚,转型升级是不易,或许可以活;但如果不转,就是等死。

实业难做,利润摊薄。

中国外贸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和接踵而至的欧债危机后,一直在波动中增长。从2010年到2013年这4年间,中国外贸增速分别为34%、22%、6.2%和7.6%。自2012年始,外贸月度增长波动较大,单月同比增幅有时为负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国务院于2012年9月发布稳外贸增长十六条措施,免收当年第四季度的进出口货物检验检疫费。时隔两年,国务院于今年5月4日又发布《关于支持外贸稳定增长的若干意见》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此次稳外贸政策出台的时间节点在一季度末,早于2012年的9月和更早的2009年的5月27日。同时,据海关总署发布的数据,前8个月,外贸大省广东进出口4.02万亿,下降11.7%。这一切都表明,外贸形势依旧复杂严峻。

多头挤压利润变薄

格兰仕是世界眼中典型的中国制造。

身处竞争最激烈的白电行业,格兰仕集团副总裁赵为民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笑称,他们内部管自己叫做“搬运工”——这是对中国制造处于加工环节的戏称。

家电制造业是中国入世后最早完全开放的行业,竞争早就白热化。对目前的情况,赵为民只说保本微利,用工成本上升,生存环境非常艰难。

格兰仕是全球最大的微波炉生产商,在全球的市场占有率为40%,国内市场占有率60%。产品有60%出口,其中美日欧市场占45%。在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之前,美日欧的份额在50%以上。由于欧洲是格兰仕最大的出口市场,欧债危机后,格兰仕欧洲市场的订单和销量出现下滑。

“2008年和2009年情况不是很好。”赵为民说,虽然一直在盈利,自2010年开始出口额出现高达30%以上的增长,但成本和开支也在加大,去年的利润没有增长。

格兰仕被业界称为“价格屠夫”。“但我们是消费者眼中的好孩子。”格兰仕高层面对这个绰号,早已非常淡定。

价格优势让格兰仕将对手们一一扫出局。在格兰仕刚刚做微波炉的1992年,中国微波炉有两三百个品牌;当格兰仕成为全球最大的微波炉厂商时,还有100个左右品牌。现在,在激烈的竞争下,国内只有几个叫得响的品牌。

“发达国家当地的每一个品类里不会超过10个品牌。”面对价格战的质疑,格兰仕企划部部长游丽敏这样表示。

目前能在规模上与格兰仕分庭抗礼的,是另一大家电制造商美的集团。二者的微波炉合起来在全球市场占了90%以上的份额。

“格兰仕和美的是国内最大的两家微波炉生产商。他们的竞争从中国到美国,从美国到法国,从法国到日本。”一位业内人士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。

激烈的竞争锻炼了中国企业惊人的生存能力,但也使得出口价格难提升。

“现在,家电企业逐步向大型综合性企业集中,内部竞争非常激烈。”格兰仕集团经营管理部副主任杨华对记者说。

“过去,我们在市场上是竞争对手,但现在同在一个商会里,有些竞争的问题可以通过商会高层内部协调,因为恶性竞争对中国企业都不好。出现这些问题商会去协调,保持相对和谐和公平的环境,竞争不会那么恶劣。”格兰仕集团执行总裁梁昭贤是广东民营企业国际商会会长。

在低价竞争以及自从2010年以来快速上升的经营成本的挤压下,赵为民表示利润率只有5%左右。

全球竞争摩擦增多

根据商务部统计,2013年,中国有进出口经营实绩的企业数超过30万家。也是在这一年,中国的货物进出口总额达到了4.16万亿美元,超过美国,成为全球第一大货物贸易国。

在这种量的竞争几近极致的饱和状态下,每一家外贸企业对内要面对诸多同行的竞争,而对外,则要面对别国同行守护地盘的挑战。

格兰仕在早期曾经想要进入阿根廷市场,但因为阿根廷保护本国产业,对进口整机微波炉课以重税,格兰仕不得不放弃整机出口,改为散件出口借道。而格兰仕最重要的欧洲市场,为了不被中国制造全覆盖,也在不断提高行业标准,对中国制造提出更高的技术认证要求。

成立于1928年的广东虎头集团有限公司,其标志性的产品——印有老虎头像的大号干电池,曾经是许多国人家中手电筒和钟表的必备品。现在,这些干电池稳定地销往非洲、中东和东南亚。在2012年上半年的一项排名中,虎头电池在对非出口的中国企业中排名第十。

虎头电池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拓展出口渠道时,就开始出口非洲。尼日利亚是其重要市场,但由于当地的法制不是很健全,虎头电池虽然很早就提出在当地注册,并且也通过代理形式注册了,但却在上世纪90年代被不法商人抢注。在2007年,“正牌”的虎头电池还收到抢注商标商家的违约起诉,被迫在当地打“反抢注”官司,直到2013年才打赢。

这场跨国官司一打就是6年的原因是,尼日利亚首都搬迁,却没有计算机系统,关于虎头电池的资料不见了,很多东西找起来很困难。

而又因为假货泛滥,缺乏知识产权保护,虎头电池在2003年被乌干达政府禁止进口。“假货太多,假电池漏水,为了保护当地消费者利益,当地政府连正品都禁止进口了。”虎头电池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江金凤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,虽然禁制令在2004年解封,但也给虎头电池带来不小损失。

形势改变追求转型

在利薄时代的中国外贸企业,经过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冲击后,活下来的不论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,都在考虑转型升级、拓展新兴市场、借助电商转变发展模式。

从公司草创时期的3人,到目前其中山生产基地拥有近3万工人的巨无霸规模,从进入家电行业初期出口额5000万美元到2013年的12亿美元,格兰仕是典型的中国民企外贸代表,受益于中国入世和外经贸体制不断放开。

赵为民说,格兰仕第一阶段的任务是做世界工厂,发挥土地、劳动力和制造的价格优势,承接从日韩转移来的生产线。

从事加工贸易的外贸企业基本上都是走通过贴牌做大规模的路。

但金融危机之后,这种模式的不足凸显出来——外需只要一不好,企业经营就会捉襟见肘。“我们发现了这种模式的不足,提出了1+N模式,加大自主品牌的推广,从制造向科技转变,从低价格向品质转变,从工厂向品牌转变,从传统商店向电子商务转变。”赵为民所谓的N,是指在主流市场租赁当地的一些优势品牌,以自主品牌为主、辅之以代工。

格兰仕是目前尚未上市的大型家电制造商。赵为民说,格兰仕一直有上市计划。“对我们来说,关键是上市的目的和时机选择,不是为了上市而上市。”格兰仕的上市时机是转为电商或者跟电商挂钩之后。“我还在等电商的时机。”他说。

互联网环境下,传统外贸企业发现生产方式也发生了改变。

赵为民告诉记者,过去企业规模小的时候要把规模做大,分摊成本。而在互联网环境下,更多地要做大规模的个性化定制、按需定制,不生产大规模库存,做OBM。“当对方告诉你他的需求之后,你要为他设计匹配需求的订单,不盲目生产。”

“按需定制是一个方向,不过不可能马上做到,因为现在所有的家电企业都做不到。消费有个引导的过程。”赵为民意识到,像淘宝光棍节的“双十一”销售,就是先把订单抛出来预定、预定后按需组织生产。

“过去我们有这个(按需生产)的想法,但是实施不了,不知道消费者在哪里,搜集不了他们的需求,过去的生产是靠猜测和预估。但现在我们有电商平台和数据分析,比如每年的父亲节和母亲节,我们准备推出孝心微波炉,好多人下订单要。我们从后台看到了这个需求规模。这就是按需定制。”

由于外贸依然是以代工为主,走的是B2B2C的路径,通过代理商批发后销往当地,格兰仕跟国外的消费者并不直接接触。赵为民说,未来外贸也可以直接跟消费者对面,国外客商从官方商城直接来采购。

他直言,现在跨境电商通关还有很多障碍。但是互联网缩短与消费者的距离,减少渠道成本、减少了库存,整个外贸供应链和营销方式都被改变的事实却在发生着。

在这样的转型期,赵为民认为,今年的出口销售还会保持“一定”的增长。

不过,商务部外贸司司长张骥也指出,五六月份进出口数据虽有回升,但多重压力尚未根本缓解。

网友评论

共有条评论
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UEDbet官网首页|秘书处|商会分支机构|关于我们|广告服务|免责申明|招聘信息|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 2003-2016 UEDbet官网 (www.0319n.com) 最佳分辨率1024×768
Copyright@2003-2016 www.0319n.com Incorproated. All right reserved.